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5

图灵和他的“同妻”,过得幸福吗?

背景信息:艾伦·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 1912-1954),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二战期间,图灵曾协助英国军方破解德国著名密码系统“英格玛系统”,对盟军取得胜利有一定的帮助,将二战时长缩短了两年,挽救了1400万的生命。图灵因同性恋性倾向遭政府迫害,后因食用浸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死亡。2013年,图灵在去世后59年终于获得了英国女王的“皇家赦免”。图灵的传奇故事多次被搬上荧幕,包括2014年上映的《模仿游戏》。(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我们不能订婚了。我是同性恋。”“那又怎样?我一直都怀疑过。但我们不像其他人,我们以我们自己的方式相爱着,只要我们想,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你不会是完美的丈夫,好,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从没想过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我不会整天等你下班回家,我要工作,你也要工作。但我们拥有彼此的陪伴,和彼此的心灵。这比大部分的婚姻美满多了。我在乎你,你在乎我,我们可以比别人更了解对方。”

Continue reading 图灵和他的“同妻”,过得幸福吗?

台湾开放同性伴侣登记:拆解婚姻特权?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台湾高雄市宣布自2015年5月20日起接受同性伴侣登记(“阳光注记”),但该登记不具法律效力。政府发言人称,此举是基于对同性恋人权的善意尊重,试图让同性伴侣“获得心灵上的慰藉”。在宗教保守势力捍卫异性婚姻、同性婚姻法案在立法院被搁置的今天,高雄政府绕开婚姻议题转而给同志以象征性的承认可谓是取巧之举,在减少争议的同时也维持了政府开放的形象。

更重要的是,伴侣登记换来的并非仅仅是张无用纸。高雄民政局强调,如果办妥登记的同志伴侣愿意再加签“个人资料查询同意书”,日后医院、法院、警察机关,可透过此向户政系统查询,以防需要做手术时,却找不到亲人签署医疗同意书等事件的发生。 Continue reading 台湾开放同性伴侣登记:拆解婚姻特权?

谁赢了《爱情保卫战》?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天津卫视的《爱情保卫战》是这样一档节目——婚恋中的男女讲述矛盾;专家犀利点评;两人真情告白;如果和好就宣布订婚(此节目将订婚定义为以结婚为目的而认真交往),并当场求婚、戴钻戒,否则就此分手。这起伏跌宕的节目自然是“大妈杀手”,也吸引了不少信奉“恋爱学”的年轻粉丝。网上流传着涂磊、陆琪语录,其中的确不乏睿智之辞。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男女嘉宾、主持人和专家们无意脱口而出的话——正是在那些似乎稀松平常的言语碎片中,我们才得以窥见这场以爱之名的战役,其实充满危险。

男子气与女人味
《爱情保卫战》中反复上演着有关性别气质的刻板印象:喜欢美甲、化妆、粉红控的“小男人”会被女友认为“不像个男的”;热爱工作的男护士也会被指责为“没有干男子汉应该干的事情”,这样的男人都使女友“不放心把自己交给他”。如果女嘉宾坚决不化妆,男友便觉得带她出去丢面子,而专家虽劝他不要太在意外表,但也会鼓励女方“内外兼修”;面对撒泼的女嘉宾,专家则会给予“太不女人”的批评。当然,撒泼并不是好事,但它的反面难道就一定应该是美丽乖巧从而守得住自己男人的贤妻良母吗?同样,粉红控的男生也有好吃懒做等其他问题,但是在让他变得上进的同时,也一定要变得“爷们儿”吗? Continue reading 谁赢了《爱情保卫战》?

同志不必为新审查制度“喜大普奔”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近日,淡蓝网发布了一则新闻,《广电总局不再限制同性恋网络视听内容,这是中国的一大进步》,不少同志倍感鼓舞。同时,各大门户网站也报道了这份《广电总局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称众多网民期许的网剧(如《盗墓笔记》以及黑社会题材、小三题材的剧)可能因违反新规定而被阉割或流产。

然而细查便知,广电总局官方网站近期并没有发布新规定,而这份被广传的通知其实早在2009年就有了。或许因为有关影视作品审查的规定总是朝令夕改,媒体人士才难免杯弓蛇影,错把旧赋当新词。新闻虽然是炒冷饭,但这份出土的旧文件在同志社区引起的反应却也值得思考。

同性恋影视作品审查一直是同志权益运动的重要议题之一,同志社区判断一项法规进步与否,常常简化为禁令里有没有“同性恋”三个字。然而,就算2009年的通知里没有了“同性恋”,同志影视作品也并没有迎来春天。这是为什么呢? Continue reading 同志不必为新审查制度“喜大普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