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和他的“同妻”,过得幸福吗?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背景信息:艾伦·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 1912-1954),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二战期间,图灵曾协助英国军方破解德国著名密码系统“英格玛系统”,对盟军取得胜利有一定的帮助,将二战时长缩短了两年,挽救了1400万的生命。图灵因同性恋性倾向遭政府迫害,后因食用浸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死亡。2013年,图灵在去世后59年终于获得了英国女王的“皇家赦免”。图灵的传奇故事多次被搬上荧幕,包括2014年上映的《模仿游戏》。(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我们不能订婚了。我是同性恋。”“那又怎样?我一直都怀疑过。但我们不像其他人,我们以我们自己的方式相爱着,只要我们想,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你不会是完美的丈夫,好,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从没想过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我不会整天等你下班回家,我要工作,你也要工作。但我们拥有彼此的陪伴,和彼此的心灵。这比大部分的婚姻美满多了。我在乎你,你在乎我,我们可以比别人更了解对方。”

这是《模仿游戏》里的一段对白。电影由“计算机之父”艾伦•图灵的真实故事改编,与破译德军情报的主线同样震撼的,是身为同性恋的图灵和他的同事、朋友也是未婚妻琼之间的情感。图灵出柜之后,琼并没有痛哭、慌乱、咒骂或自怜。她注视着图灵,坚定地说出了上面这番话。据学者估算,在美国,像琼这样处在“性别不合”的婚姻中的有200多万人;张北川教授则估计,中国的“同妻”(男同性恋的妻子)则有1600万之多。然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庞大而冰冷的数字并不能说明每个个体的处境和心情。(相关文章:中国首部“同妻”专著:关注一个隐秘人群的悲惨命运

尽管如此,大众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呈现出的中国同妻却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指责男同性恋者骗钱骗子宫,控诉中国婚姻法没有将同性婚外情认定为过错,呼吁女性练就辨认同性恋的火眼金睛、嫁给真正的好男人。基于这样的人物设定,男同性恋和同妻很容易被简化成充满火药味的对立两极:“骗婚渣男”和“无辜受害女”。同妻形象的单一也不难理解,毕竟在我们的文化中,对美好女性的想象也从来都是贫瘠的——想想周国平最近的言论吧。许多同妻在丈夫对自己不够热情的时候会转向自责,怪自己不够性感、不够体贴慈爱,部分原因恰恰是社会对女人的预设太过狭隘,让她们在遇到非理想、非常态的婚姻时,容易自乱阵脚,过快地将感情甚至人生定义为“失败”,却很难去寻找协商空间、突破贤妻良母的形象、尝试不那么家常的幸福。

你可能会想,琼的坦然是否只存在于电影中呢?美国弗吉尼亚瑞金大学的马克·雅尔豪斯(Mark Yarhouse)教授和他的团队采访了美国106名已婚同志和161位与同志结婚的异性恋者,他们中有67%都还处在婚姻里。当问及为什么结婚时,81%的同志和93%的异性恋者都说自己和配偶真的有(过)爱情;而那些出柜后也不选择离婚的夫妻则称,他们之间仍有爱或友谊;维系其婚姻的,除了孩子和共同财产,还有“共同的价值观”。当然,任何一段婚姻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在上述调查中,异性恋伴侣认为与同志结婚需要面对一些困难,比如性生活的磨合、信任危机以及浪漫爱的缺失(异性恋男女的婚姻也不是没有这些问题);对于同志而言,最大的难题则在于如何面对自己的同性欲望。当被问及对婚姻最满意的地方时,双方的答案中都有这些关键词:友情、陪伴、夫妻情谊、相互支持、共同的价值观。可见对有的人而言,比起“性别不合”,“三观不搭”的婚姻或许才是更痛苦的。

然而,我无意将西方同妻的婚姻过分浪漫化,进而批评中国同妻当初只看条件、不顾感情基础、不上床验货,所以自己也有问题——这样的中西二分和一概而论都太过粗暴。何况,对许多女人而言,婚姻可能是此生唯一向上流动的机会,“彼此理解”则是奢侈而无用的。另外,如果看不到女性身上的房价、养老、教育、就业等一件件束身衣,而简单建议中国同妻在婚姻面前应该更加独立、果敢、活出自我,就跟“何不食肉糜”一样可笑吧。

但我们仍然可以不断追问:同妻与同志真的只能悲剧收场吗?为什么我们的媒体不会呈现图灵和琼那样的故事,而只是一味对同妻表示同情?同情背后是什么样的主流婚恋观和幸福观?那些“不正常”却令人羡慕的婚姻,都去哪儿了?

(本文首发荷兰在线中文网 http://helanonline.cn,已获授权转载。文章内容不代表荷兰在线观点。)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