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掩饰》译后记

一本书最好的归宿,大概是作者的一片赤子之心,遇上读者的一句相见恨晚。

读《掩饰》,就像在照一面镜子。一位日裔美籍男同性恋法学教授娓娓道来的生命故事里,竟也鲜活地跳跃着我们的影子。“每个人都在掩饰”,书中的第一句话就如此残酷而真实,却又饱含原谅和宽慰。只消这一句,就足以催促我把它译成中文,让更多人与作者一起孤独、感动、批判、沉思。

Continue reading 《掩饰》译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