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6

既争同婚平权,也能超越婚姻

孙文麟拿到的判决书,只有寥寥五页,比起美国加州围绕同性婚姻“八号提案”长达十二天的庭审和三千多页的卷宗,似乎略显苍白。

有人说“中国同性婚姻第一案”徒有虚名——各方都明知法院只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依照法律不得不走个过场,因此任何强行攀附的意义都可能是一厢情愿。然而我宁可认为,在鲜有同志权益大事件的荒漠的一滴甘霖,哪怕是大开脑洞地解读也并不为过。

况且,对细节的深描,或许能缓解空谈理论的傲慢与偏见。为此,我访谈了孙文麟和一位旁听律师,希望从他们对此案的叙述里捕捉一些意义。

 

 

Continue reading 既争同婚平权,也能超越婚姻